联系我们

大发888最新官网下载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大发888最新官网下载 >

应该在建设九州洼湿地的时候注意当地文化资源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5-14 01:52

  因为九州洼湿地是聊城上一个城址:巢陵城的遗址。所以现在还有很多关于巢父的文化遗址,此处同样也是聊城古八景巢父遗牧的所在地。所以在九州洼湿地公园建设中,应该有计划的保护和恢复这些文化资

  因为九州洼湿地是聊城上一个城址:巢陵城的遗址。所以现在还有很多关于巢父的文化遗址,此处同样也是聊城古八景巢父遗牧的所在地。所以在九州洼湿地公园建设中,应该有计划的保护和恢复这些文化资源,这些遗址有巢父陵、尧王坟、祭岁坪、洗耳池、卧牛坑、洪福寺等等,单单是巢父陵就应该大大的加以利用,九州洼不能随便的只规划成为一个纯湿地公园而忽略了那些可以利用的宝贵文化资源。

  许营镇巢父遗墓是聊城古八景之一,在新东外环南首西600米处,过去有一处高出地面丈许的丘陵,这便是“巢父遗墓”所在地。土陵就是巢父陵,据东昌府志和聊城县志记载:“巢陵,在府东南十五里,旧聊城治十字街东南。旧聊城即巢陵城,宋淳化三年(公元992年)河决,城毁于水,乃移治于孝武渡西,即今治也。”

  后晋开运二年(公元945年)州洪水泛滥,城郭漂没,百姓流离失所。州城被淹,也就是现在的王城所在地被淹。同年,县治所南迁巢陵。通过这段史料,我们清晰可见开发区许营镇在1000多年前就有巢父陵这地方。巢父是中国远古时代的一位隐居高士,他不求仕进,以放牧吹啸度岁月,因栖处老树之巅,故称巢父,尧王听说他有治国之才,想把天下让给他,他不答应。以后,尧王又想把这富有四海的天子爵位让给许由,许由更不闻,跑到河边洗耳。恰逢巢父正牵牛来饮水。见许由洗耳就问他缘由,许由把尧王让位给他的事说了,因不愿听这些话要洗一下耳朵。巢父说:“你如果深居山林,不接触显贵,那么也不会有人以爵禄干扰你了。洗耳岂不也把清澈的水弄脏了吗?别污了我的牛口”于是牵牛上游饮之。这是传说。但是应该引起我们重视的是,解放前,在巢父陵这段地方存在着洗耳池、卧牛坑、祭岁坪、尧王坟等古迹。在巢父陵南不远处存在着金鸡岭、骆驼岗、青龙山等名胜古迹。1969年中国科学院的考古专家,曾到这里考察,发现此处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层,出土有汉代的麻点砖块和东汉时代的绳纹筒瓦片,这足以证明这处文化古迹,确有其来历。

  从历史资料和实地考察可以大胆推断,经济开发区许营镇这片沃土上确确实实存在过两个古时州县治所,而且两遗址相距不远。巢父遗墓古迹现在仍然还能找到影子,如果稍微加以保护,聊城古八景的巢父遗墓会再展现给世人。

  许营镇许营村正西500米处,有条通往西刘村的南北小路,路西是一片麦地,这里应该是尧王坟所在地。近日我和市文物局局长孙淮生在此地考察时,捡到几块烂瓦和一块蚌壳。孙局长说,这瓦是周朝的,蚌壳应该是龙山文化时期的。据当地一位老农介绍,在70年代平整土地时,这里是一座很高的土台子,在里面挖出过蚌壳,但都被老百姓推到北边的沟里了,直到现在那个沟里还能捡到蚌壳。

  在许营村走访时,我们还发现了一个灰陶器,形状上口小、下面大,底部粗处应该有绳纹,口上有盖,这个陶罐(暂时叫做陶罐)的盖子没有了。据持有者介绍,陶罐是在平整尧王坟时捡到的,当时是一对,觉得有用就拿家来了,另一个陶罐目前在闺女家,那个陶罐的盖还保存完好。据史料记载,龙山文化遗址中兽骨、鱼骨、蚌壳不少,烧制陶器的技巧有所提高,轮制陶器增多。陶器套型有罐、瓮、盆、杯、鼎、鬲等,其中鬲是龙山文化中具有特征的器物,陶器外表一般都拍印有蓝纹、方格纹或绳纹。龙山文化陶器和仰韶文化不同之处在于以灰陶、黑陶为主,彩陶数量很少。在许营村发现的陶器虽然外表脱落很多,绳纹的印迹还是很清晰。可以判断,尧王坟处应该是龙山文化的重要遗址,4千多年前许营村应该就有部落活动。

  尧王坟正东400多米处,是老百姓口中的巢父陵遗址。该遗址距离现在的许营村不到100米,人类活动已大大改变了原来摸样。但,该处地下1至2米处就是细细的红砂层。据了解,在许营镇龙母赵村渗砂坑里曾出土过石头棺材和青铜剑。上世纪70年代,龙母赵村南有一片沙土岗,拉土挖出过青铜器,其中有一把青铜剑,只可惜被当时的发现者当成废铁卖给了采购站,此人现在健在,还能讲述出那把青铜剑花纹模样。依此判断,尧王坟正东400多米处,老百姓口中的巢父陵遗址可能真的存在。

  许营镇丰富的文化遗址预示着和它相邻的开发区其他乡镇也有可能存在文化遗址。如果能筛选出几处有价值的遗址加以开发利用,不仅能够提升开发区的文化底蕴,还能为开发区带来不可估量的经济效益。

  【探寻许营镇红福寺遗址】11月30日下午,82岁的李清汉老人带着笔者来到了红福寺遗址处。夕阳西下,一棵槐树孤独得站在破砖瓦之上,昔日的禅声佛语已经荡然无存。李清汉老人告诉笔者,槐树所在的位置就是西廊坊大殿,槐树东边是十几亩的高地,地里可以捡到好多瓦楞瓦片,根据皇清聊城县地图知道这就是红(一说这个洪)福寺。隆兴寺、白马寺、精业禅林和红福寺为清朝四大名刹。清朝初期红福寺方丈慧能,曾与回籍修养的傅以渐交往慎密。清朝末年,寺产有田园果林,僧人不足20人,除与外界做佛事外,长年从事农家劳动。民国以后,逐渐衰败,僧人寥寥无几。

  据89岁的枯堆王村王培征老人讲:“红福寺大啊!有东廊坊西廊坊两处大院子,老爷殿在西廊坊,东西配房有振武庙和土地庙。奶奶庙是东廊坊,东廊坊也有东西配房。寺院里房子很多,院子里好多粗粗的老槐树,树心是空得。三棵粗柏树。一进院子深深得,院南边是大戏楼。我记事时寺院还有几个和尚,寺院有100多亩地。每年二月二十五都唱戏,30里50里的人来看。解放前寺院里住过老攫(强盗),为了不让老攫再祸害人,民国时期就把寺庙拆了,解放后在寺院宅基上建了学校。现在学校也没了,要是再没人记下来,下面的小孩就没知道得了!”枯堆王村好多村民知道红福寺的事。

  从实地勘查看,红福寺规模不小,在当时佛教界应该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根据枯堆王和琵琶王村民反映,当时寺院主要供奉着释迦牟尼佛、文殊菩萨、四大金刚、弥勒佛、诸天菩萨等神像。(王赫诚)

网站首页|大发手游|大发888最新官网下载|